一文读懂!我国水产品出口那些事儿

来源:kok下载

  水产品在我国农产品中当属最具出口竞争力的产品之一,出口额已经连续17年位居世界第一,下图中展示的是2019年我国水产出口金额的具体情况:

  从出口品类来看,我国主要出口鱼片、软体类、冷冻鱼以及甲壳纲水产品;从地区来看,亚洲、欧洲和北美洲是我国水产品出口的主要市场。本文将具体介绍中国内地对中国港台地区、东亚其他地区(日本)、北美地区(加拿大、美国)、东南亚地区(菲律宾)的水产品出口概况,看看大伙们都偏爱哪些产自中国内地的水产品吧!(注:后文中国内地-港台地区/中国-外国均为中国内地出口到关税外地区/国家的数据)

  台湾地区是中国内地输出水产品的主要目的地之一,位于我国出口的前十排行榜上。2019年,内地向台湾出口了总价值3亿美元的水产品。其中占比最高的是软体类水产品,占27%;位居第二的则是冷冻鱼,占25%。这些出口的水产品以冻品为主,比如,冷冻鱿鱼、虾仁、以及各种各样的鱼类海鲜。

  上图让我们眼前一亮的,是占据出口台湾水产品高位的鱿鱼,价值竟高达3000万美元。的确,鱿鱼在台湾是一种十分常见的食物,去过台湾的朋友肯定有见过或吃过台湾夜市里超人气美食「轰炸大鱿鱼」吧。

  其实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鱿鱼在台湾曾是价格高昂、奢侈的食物。台湾四面环海,但其周围海域可供商业捕捞的鱿鱼资源有限,满足不了台湾人民对鱿鱼的需求,因此台湾地区可供食用的鱿鱼只有来自日韩的鱿鱼干。后来,随着台湾远洋渔业的逐步发展,渔民们才得以探索西南大西洋和西北太平洋的渔场,鱿鱼产量由此突飞猛进,鱿鱼在台湾的市场行情也愈发向好,除了常见的鱿鱼干零食,各式各样的鱿鱼美食也备受当地消费者的喜爱。

  而中国也是世界鱿鱼的主要出产国,在传统饮食中,我国大部分地区对鱿鱼并没有明显的消费习惯,也出于商业目的,多数捕捞回来的鱿鱼进行冷冻等粗加工后,就被出口到其它国家或地区了。

  不过近年来,由于温室效应等气候原因,世界鱿鱼产量下降趋势明显,台湾也不例外。台湾每年在南大西洋平均捕捞约15万吨的鱿鱼,但在2019年,捕捞量仅有3万吨。这就是为什么原本并不属于主要对台出口水产品的鱿鱼,突然一下子跃居高位的原因了。

  出口香港的水产品虽然占据了内地水产总出口量的很大一部分,但通过上图不难发现,近几年的出口金额也在逐渐降低。由2015年将近15亿美元逐年减少到去年的8亿美元,且变化最为明显的种类应属甲壳纲水产品,例如虾类和蟹类。

  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这和我国内地甲壳类出口量有很大的关系。我国虽为虾蟹生产大国,但近年来国内对该类水产品的市场需求越来越高,虾蟹出口大量转为内销,总出口量也就逐年减少了。另一方面,社会因素也对香港的进出口贸易产生了一定的影响。2019年8月以后,内地出口香港的甲壳类水产品订单锐减超过70%,该品类的出口金额也跌至总出口金额的13%。

  日本是我国水产品(不含港澳台)出口第一大目的地;对日本来说,我们则是它进口水产品的第一大供应国。

  根据日本农林水产省的数据,2019年全年,按重量计算,来自中国内地的水产品约占总体的20%;按金额统计的话,尽管同样是位居榜首,则占比略低约为18%。也就是说,我国对日的水产出口品单价并不算高。

  日本方面的统计视角着重于各个水产品类的头部供应国,我们依据这样的数据,汇总了日本对于中国出口依赖度最高的品种(单月份占总进口比重超过该品类80%)。其中,最耀眼的品类是日本绒螯蟹(大闸蟹的近亲);这种蟹虽然在朝鲜、俄罗斯都有分布,但是中国的养殖业明显最有竞争力。而河豚、扇贝、丽文蛤也都是我国极为有优势的出口品类,全年每月都能超过日本进口总量的90%。

  在上图中,我们还可以看见另一个内地全年霸榜的产品,那就是「调制鳗鱼」,即鳗鱼的加工制品。鳗鱼相关的产品有三类,除了调制鳗鱼,还有活鳗和幼鳗。再结合下图可以知道,我国两岸三地几乎垄断了日本的鳗鱼进口市场,常常把日本和美味鳗鱼饭联系起来的小伙伴是不是没想到呢!

  鳗鱼幼苗是中国香港唯一可以在日本水产进口中占到首位的品类,不过该品类本身的总体量相比其他两类可谓少之又少,差别可达2到3个数量级。事实上,香港渔业本身并不发达,实际上在此就是扮演了一个转口商的角色,向日本输出的主要是来自中国内地、台湾地区还有欧洲走私到港的鳗鱼苗[1]。

  而内地和台湾地区则在「活鳗」这个品类上瓜分了日本市场,但「调制鳗鱼」几乎是由中国内地占了全部份额,并不见台湾的身影,考虑到加工水产是人力密集型产业,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内地渔业产业结构更加多样。

  坐拥东太平洋捕捞区和西北大西洋捕捞区的加拿大和美国,有着强大的渔业捕捞实力,在全球主要水产品供给国家的排位中榜上有名。加拿大的龙虾和珍宝蟹、美国的波士顿龙虾和鲑鱼等,都让中国的吃货们垂涎不已。拥有这样优越的条件,美加却依然要向中国进口大量海产品,这是为何?

  加拿大毗邻北冰洋、大西洋和太平洋,是世界第五大海产品供给国,主要出口到中国的有蟹类、龙虾类和虾类等产品;而中国主要出口到加拿大的海产品中,虾类出口量又仅次于越南和印度占据第三的位置。同时中国作为加拿大第二大海产品进口国(仅次于美国),约占加拿大进口总经济价值14%的市场份额。

  或许你会疑问:加拿大的虾类产品世界闻名,为什么虾类还要进口这么多呢?根本原因在于以中国、越南、印度为主的亚洲国家主要生产养殖虾,有别于加拿大海洋捕捞的北极甜虾、牡丹虾等。

  参考中加进出口的主要海产品种类和生产方式,不难看出两国实际是在“取长补短”,一国利用地理上的天然优势,一国发展虾类等养殖技术和经验。这种使得一国的利益和需求能在另一国供给的能力上得到满足的贸易,逐渐形成了中国-加拿大的「互补性经济」。中国从2013年4.11亿加币持续增加到2019年6.28亿加币的出口额,也反映了中加两国在海产品贸易上的相互依赖性明显在逐年增强。

  作为世界第四大海产品供应国,美国为我国输送了丰富的鲜活、冻品的海洋捕捞和高价值海产品原料资源。与美国的品种优势不同,我国主打「养殖水产品种」,出口美国的明星水产品涵盖了对虾、罗非鱼、蟹和扇贝等,并且皆为冷冻产品。根据下图可以归纳出我国出口美国水产品的周期变化规律,即冬季的出口量达到峰值,3、4月则为全年出口数量最少的月份。

  水产品进出口在中美整体贸易中虽然只占约0.81%的份额,但是在农产品贸易范畴中却占了近半壁江山,比例高达41.66%。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与这位水产品第一大贸易伙伴长期以来保持着稳定的贸易顺差。然而,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渔业产生了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从水产品出口数量趋势曲线年末出口数量呈现下滑趋势(即9月24日加征10%关税后),尤其是关税二度提高(2019年5月10日加征至25%至今)导致数字持续走低,这也导致我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有所缩紧。

  关税壁垒导致水产品出口成本增加和企业利润挤压,给罗非鱼、蟹、对虾、鳕鱼、墨鱼、鱿鱼等顺差较大的产品造成较大影响,其中对罗非鱼、蟹类遭受的冲击最大;作为中美贸易战代表的大豆在渔业产业中也具有一定的关联性,因为豆粕的价格上涨会联动鱼粉价格提升约25%,从而使我国水产饲料成本增加约5%。

  不过总的来说,我们也不用过于惊慌,我国水产品在其他市场中是相当有竞争力滴,可以借此寻找替代市场以及扩大其他市场规模,因此市场潜力和活力还是相当的前(钱)途无量!

  对于岛屿众多、面向辽阔海洋的东南亚国家来说,「渔业」不仅仅是餐桌上重要的营养来源,更是国民经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东南亚国家水产资源其实是相当丰富的,其国内自产的水产其实也足够满足内需,那么为什么还需要进口那么多呢?

  从菲律宾农业部公布的2018年的数据可以得知,仅三种鱼类(不包含加工制品,仅冷藏/冷冻/鲜鱼)便占了菲律宾海产进口总量的80%,它们分别是金枪鱼、鲭鱼和沙丁鱼。

  中国作为菲律宾最大的进口水产来源国,这三种鱼类的出口量都处于前三的位置。小朋友,我从你的眼眸看到了大大的疑惑:啥?为啥进口的品类这么有限?菲律宾人只吃这几种鱼吗?

  事实并非如此,之前提到过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各种品类的捕捞、养殖产量基本可以满足自身需求的,所以渔业相关的进口其实主要是两个目的:

  「获取原料」是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进口的「重点」,他们其实是作为这些水产品的一个「加工中转站」,大量的水产品被送入关口之后,由这些国家的工厂代为加工成易于保存的罐头等制品之后,再次出口到世界各地。

  看到这里是不是对水产贸易链的全球化有了更深的了解呢?错综复杂的链条确实给渔业的食材可追溯性、食品安全保障、病毒防御带来了不小的挑战,而这绝不仅仅是渔业,更是万千食物相关行业共同面对的问题。(本文转自【智渔】。如有版权问题,敬请联系。)

kok体育竞技联盟 版权所有 LongDa Foodstuff Group Co.,Ltd 地址:山东省莱阳市.龙大工业园
电话:0535-7706586 E-mail:ldgroup@longda.cn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鲁ICP备1754884号-1
kok体育竞技联盟© 版权所有 LongDa Foodstuff Group Co.,Ltd 地址:山东省莱阳市.龙大工业园 电话:0535-7706586 E-mail:ldgroup@longda.cn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鲁ICP备17548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