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点儿食品IPO迷雾:羸弱业绩难叩资本之门 神秘大客户空降护航难脱关联质疑

来源:kok下载

  纵然早在2021年1月12日便已经就证监会反馈意见完成回复并更新相关申报材料,但四川丁点儿食品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丁点儿食品”)依然还足足等待了6个月之久才终于盼来了其IPO的上会受审之机。

  2021年7月8日,证监会第十八届发审委2021年第71次会议即将如期召开,在当日的发审委上,共有三家企业的IPO申请将登堂接受发审委员的问询和审核,丁点儿食品便是其中之一,其也将作为当日首家受审者,向A股深交所主板市场发起挂牌上市的冲击。

  来自于“天府之国”四川的丁点儿食品,其主营产品便是最能代表当地地域特色的,以川味复合调味料、川味特色花椒油为主的川味特色调味料。据丁点儿食品此次IPO相关申报材料显示,其计划通过发行不超过3033.5万股以募集资金4.3亿元投向“丁点儿股份标准化川味调味料研发、生产基地扩能技改”和“丁点儿股份营销服务体系建设”等两大项目。

  据叩叩财讯获悉,自2020年6月19日正式向证监会递交IPO申请,在2021年初便完成证监会问询的丁点儿食品IPO之所以在其后半年时间内进展缓慢,与其在此次IPO报告期内羸弱的业绩有着直接的关系。

  “根据丁点儿食品的补充材料显示,受疫情影响,其2020年的业绩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尤其是2020年上半年,下滑程度一度同比超过80%,即便下半年业绩有所回暖,但监管层依然需要观察期业绩的内暖是否具有真实性和持续性。”一位接近于监管层的投行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从目前情况来看,其2021年上半年的经营情况应较2020年同期又有较大幅度的改善,这也为其在此刻获得上会受审之机奠定了基础。

  不过,即便经过了2020年的疫情,丁点儿食品的业绩纵然在2021年内有所回暖,但其在IPO报告期内,尤其是最近一期会计年中的“尴尬”表现,依然让其IPO能否在即将召开的发审会上成功获得通过留下了不确定性。

  据丁点儿食品更新公布的有关财务数据显示,其预计在2020年中,营业收入约为2.2亿,同比增加0.9%,然而扣非后的净利润却仅仅只有3517.92万元,不仅远远未达业内公认的较安全的5000万扣非净利润的“红线”,甚至同比也出现了超过20%的下滑。

  或许,对于丁点儿食品而言,在其冲击上市最为关键的2020年,能有上述的业绩表现,其或已经“竭尽所能”,甚至还涉嫌动用了一些非常态手段以尽量保证业绩的下滑能控制在30%以内。

  2020年,与丁点儿食品曾合作多年的数家重要大客户有的或大幅消减采购量,有的或干脆从其主要客户名单中消失,面对断崖式的营收,幸得一位“白马骑士”横空出世,以“雪中送炭”之势,用大额的采购量撑起了丁点儿食品的营收一隅并空降其第一大客户之位。

  虽然丁点儿食品否认与这家神秘的客户存在着关联关系,但种种蛛丝马迹却皆指向二者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亲密勾连。

  神秘客户到底是真正的拯救丁点儿食品的“白马骑士”,抑或是自家人“假扮”以粉饰财务数据?迷雾笼罩着向A股市场已经吹响冲锋号角的丁点儿食品。

  作为一家以川味复合调味料、川味特色花椒油为主的川味特色调味料生产销售的企业,丁点儿食品主要的销售模式是以经销为主,在报告期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期间,来自经销模式的营收占比平均近95%。

  据丁点儿食品招股书(申报稿)显示,截至2021年初,公司合作的经销商近 300 家,覆盖了全 国 31 个省、自治区及直辖市。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经销商大多采取“先款后货”的结算模式,即经销商预付全款后,丁点儿食品再组织生产发货。

  成立于2004年的丁点儿食品,在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曾积累了一批长期合作的经销商,虽然其已经在全国拥有200多家经销商,但前五大经销商在报告期内皆为其贡献了超过20%的营收。

  在2017年至2019年三年间,重庆坤维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坤维商贸”)、北京易亨康盛商贸有限公司及其关联企业(下称“易亨康盛”)、无锡市旺派食品有限公司(下称“旺派食品”)等经销商,不仅屡屡出现在其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其中,坤维商贸还在2017年和2019年皆荣登丁点儿食品第一大客户之位,在2017年至2019年三年中,其对丁点儿食品的采购皆超过千万级别。易亨康盛则是丁点儿食品2018年的第一大客户,在当年易亨康盛的采购金额达到了1151.68万元,而在2017年和2019年,易亨康盛也依然以1145.58万元和837.73万的采购金额分列丁点儿食品第二和第三大客户之位。而旺派食品则是在2018年出现在丁点儿食品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当年便以635.56万的采购位列第四,到了2019年,旺派食品更是加大采购量,以885,73万的金额一举超越易亨康盛,成为了丁点儿食品客户中仅次于坤维食品的存在。

  无论是坤维商贸还是易亨康盛皆为丁点儿食品合作多年的老客户,据丁点儿食品在招股书(申报稿)中显示,其与坤维商贸的合作初始于2004年1月,已有近16年的合作,而易亨康盛的合作则稍晚于坤维商贸,于2005年1月开始。旺派食品虽然与其他两家经销商相比,与丁点儿食品的合作时间较短,但从2013年开始的合作至2020年前夜已经持续近7年时间。

  “前五名客户中大部分合作历史较长且与公司共同发展,稳定性较强。”在招股书(申报稿)中,丁点儿食品这样解释道。

  然而,线年上半年,无论是坤维商贸还是易亨康盛,乃至于旺派食品,这些合作多年的且原本持续出现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的重要客户却几乎突然集体从丁点儿食品的客户名单中消失。

  面对所谓的“稳定性强”的重大客户的突然流失,幸而在2020年上半年一家新增经销商空降而至,在一定程度上撑起了重大客户流失后丁点儿食品的营收业绩。

  这家在丁点儿食品最危急关头横空出世的“白马骑士”便是余姚市纬海贸易有限公司(下称“纬海贸易”)。

  据丁点儿食品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20年上半年,纬海贸易以636.57万的销售金额位列丁点儿食品第一大客户之位,仅其一家,便基本贡献了丁点儿食品2020年上半年仅一成的营收。而排在2020年上半年第二大客户之位的成都叁川贸易有限公司对丁点儿食品的采购金额则只有333.43万,仅为纬海贸易的一半。

  丁点儿食品在其IPO申报材料中承认,纬海贸易为 2020 年上半年新增经销商客户,不过丁点儿食品解释称:“2020 年 1-6 月,公司积极抓住新冠疫情带来的消费结构转变的契机,结合自身产品研发和客户开发的前期积累,推出‘丁点儿’品牌拌饭酱等家庭消费端产品。余姚市纬海贸易有限公司自公司采购的产品主要为拌饭酱产品”。

  令人纳闷的是,刚推出的新产品“拌饭酱”,纬海贸易缘何就能不顾风险下如此大手笔巨量采购?更何况丁点儿食品对经销商更是采用的“先款后货”的结算模式。

  “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名客户中,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主要关联方或持有公司 5%以上股份的股东在公司前五名客户中未拥有任何权益。”丁点儿食品在招股书中表示。

  那么纬海贸易与丁点儿食品之间真的如其所言般没有“关系”,而纬海贸易真的就是一位来拯救丁点儿食品于业绩“苦海”的骑士吗?

  工商资料显示,纬海贸易成立于2013年7月1日,注册资本100万元。在2019年10月前,其经营范围并不具有食品经营和销售的权限。

  2018年9月,两个神秘的自然人陈昵妮和吴理娜从纬海贸易原有股东手中获得了全部股权,其中陈昵妮出任法定代表人,随后不久,纬海贸易的经营范围便发生了变更,食品经营和销售被写入其中。

  有意思的是,在陈昵妮和吴理娜接盘前后,纬海贸易的注册地址也发生了变化,变更后的注册地址为余姚市谭家岭东路29号。

  巧合的是,在2019年12月,丁点儿食品在浙江成立了一家控股子公司,名为浙江丁点儿电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浙江丁点儿”),在浙江丁点儿中,丁点儿食品持有其51%的股份为其控股股东,自然人孙旭焕和路一萌则分别持有剩下的44%和5%的股份。

  而浙江丁点儿又恰好是2020年1月开始经营,也就是纬海贸易开始大量采购丁点儿食品相关产品之时。

  更令人意外的是,在丁点儿食品的招股书中对浙江丁点儿的介绍中则清清楚楚写着其注册地址竟是与纬海贸易同一处的“余姚市谭家岭东路29号”。

  除了注册地相同外,更有其他蛛丝马迹指向丁点儿食品新晋大股东纬海贸易与其控股子公司浙江丁点儿很可能为“两块牌子下的一个主体”。

  纬海贸易的两位现任股东陈昵妮和吴理娜除了共同现身在纬海贸易中外,二人还同时持有一家名为余姚一站通网络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一站通公司”)的股权。

  而陈昵妮和吴理娜等人在一站通公司中的持股,则来自于2018年7月的一次股权转让,而转让股权者,正是与丁点儿食品共同出资设立浙江丁点儿的自然人孙旭焕。

  在2018年7月之前,孙旭焕还直接出任一站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后,孙旭焕将自己所持的部分股权转让于包括陈昵妮和吴理娜在内的几位自然人,也将法定代表人的头衔相让给自然人蒋正梅。而直到2021年3月,孙旭焕也才正式从一站通公司的股东名单中消失。

  虽然孙旭焕在一站通公司中通过股权转让看似已无关联,但孙旭焕与蒋正梅二人关系匪浅,在多家浙江当地企业中,二人皆携手现身,如在一家名为浙江纬美日用品公司中,孙旭焕为持股70.8%的控股股东,而蒋正梅则出任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在一家名为余姚小年轻商贸有限公司中,工商资料显示,仅有两名高管,一位便是出任经理和执行董事的蒋正梅,另一位便是担任监事的孙旭焕。同样,在麦好火(浙江)科技有限公司中,孙旭焕担任法定代表人,而蒋正梅则是出任监事。

  丁点儿食品、浙江丁点儿、孙旭焕、蒋正梅、陈昵妮和吴理娜、纬海经贸,这一连串的勾连瓜葛之下,纬海经贸与丁点儿食品之间“匪浅”的关系似乎已经呼之欲出。

  据丁点儿食品公开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7049.35万元,同比下滑近30%,净利润仅录得565.79万元,同比下滑更是超过80%。

  虽然2020年下半年,业绩有所回暖,但最终丁点儿食品预测其2020年扣非后净利润约为3517.92万元。同比下滑20.04%。

  如果在2020年中没有与丁点儿食品存在千丝万缕关联的纬海经贸的“空降出手”,在采用“先款后货”的结算模式为丁点儿食品撑起部分利润,那么丁点儿食品在2020年即其IPO最近一期的业绩又会是何等模样?

  “如果刨除纬海经贸在2020年对丁点儿食品的业绩贡献,丁点儿食品在最近一期财务周期中的扣非净利润很可能会出现同比下滑超过30%的局面,而对于监管层在进行IPO审核时,最近一期业绩出现超过30%和50%的下滑的,则分别是审慎监管甚至暂停审核的红线。”沪上一家大型投行一位资深保荐代表人告诉叩叩财讯。

  在刚刚审核完毕的证监会第十八届发审委2021年第69次会议上,北大荒(14.900, -0.03, -0.20%)垦丰种业股份(下称“垦丰种业”)有限公司的IPO被遭遇否决,其中主因之一便是因为其IPO最近一期业绩出现了大幅的下滑。

  作为一家典型的家族控股式企业,丁点儿食品此次IPO不仅寄望着企业未来发展的景愿,也同样承载着家族关联人一遭暴富的梦想。

  丁点儿食品实控人任康、张静及任禾一家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合计持有其此次发行前79.60%的股权,其中任康与张静为夫妻,任禾为二人之女。

  在丁点儿食品的持股名单中,除了任康、张静、任禾一家外,张静的父、兄,任康的父亲及兄嫂,都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位列其中。

  那么,在即将召开的发审委会,丁点儿食品将如何面对发审委员的种种质疑,其与纬海贸易之间的真实关系是否能被揭开?又会如何被监管界定?任康一家多年的造富之梦和丁点儿食品的上市景愿是否能一朝梦圆?

kok体育竞技联盟 版权所有 LongDa Foodstuff Group Co.,Ltd 地址:山东省莱阳市.龙大工业园
电话:0535-7706586 E-mail:ldgroup@longda.cn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鲁ICP备1754884号-1
kok体育竞技联盟© 版权所有 LongDa Foodstuff Group Co.,Ltd 地址:山东省莱阳市.龙大工业园 电话:0535-7706586 E-mail:ldgroup@longda.cn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鲁ICP备1754884号-1